400-100-7828
打造效果營銷第一品牌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小牛課堂 >

大數據驅動下的工業4.0

時間:2015-12-14

    不管是中國還是哪個國家,工業與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后,工業必然需要實現轉型升級。不管是工業4.0也好,工業互聯網+也好。不管表述為什么,其核心概念都是想使得工業轉型升級,而這種升級,不光是工業本身的提升,還包括人和環境的提升,這就是“工業4.0”對于中國的意義.
春節假期之后的第一個星期天,國家統計局公布中國2月份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為49.9,這—數字比上月微升0.1個百分點。盡管這表明制造業收縮幅度開始收窄,從而暫時結束已經持續4個月的下行走勢,不過仍然處于枯榮線下方。
    盡管被視為“世界工廠,并且在很長一段時期內中國確實也以此為榮,不過事實上,中岡制造業發展多年,大部分仍然停留在產業鏈的最低端,利潤微薄之外,產品技術與市場發展脫節。制造業企業不能實現產業的轉型升級,就只能在市場的壓力下走向倒閉。
IDC2014年預測,制造業互聯網化將滲透到企業研發、生產、物流、銷售、售后等價值鏈環節,2015年,制造業互聯網化趨勢將進一步向產品延伸。
工業4.0概念由德國提出。2013年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德國發布《實施“工業4.0”戰略建議書》,8個月之后,2013年12月,德國電氣電子和信息技術協會發布“工業4.0”標準化路線圖。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工業發展研究室主任呂鐵看來,最近一次金融危機出現以來,發達國家開始重新關注經濟再平衡問題,“也就是虛擬經濟和實體經濟的關系需要重新平衡”,呂鐵對《中國新聞周刊》解釋,“進一步重新認識作為實體經濟最重要主體的制造業的作用和地位”。
    德國提出的工業4.0計劃其實是一個關于工業制造的愿景以及路線圖。在這個愿景中,隨著信息技術與工業技術的高度融合,網絡、計算機、信息、軟件與自動化技術的深度交織產生新的價值模型,在制造領域,資源、信息、物品和人相互關聯的“虛擬網絡—實體物理系統(Cvbe-Physical Svstem,CPS)”。
德國工業4.0的最終目的是要成為新一代工業生產技術(即CPS)的供應國和主導市場,即將德國的機器人、制造成套裝備、IT 技術、控制技術、信息技術等核心產業整合到工業4.0體系內,確保德國制造業的未來。“在新工業革命的背景下,—方面利用新技術來保持提升優勢產業的競爭力,另—方面抓住新興技術的突破產生新的產業機會,在新興產業里占據一席之地,形成一個比較合理的有競爭力的體系”,呂鐵如此分析德國提出工業4.0計劃的目的。“德國的工業4.0計劃中所列出的要解決的問題,也是我們中國制造業發展中要解決的問題”,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電子信息產業研究所所長安暉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
盡管水平存在差距,但中國制造業在產業結構上與德國有相似之處,因應制造業出現的疲敝狀態,中國亦需要有類似計劃實現本國產業的結構優化與升級。
這就不難理解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工業4.0計劃表現出的濃烈興趣。2014年10月,李克強出訪時與德國簽訂《中德合作行動綱,要》,重點提及希望在工業4.0方面和德國加強合作。
“工業4.0”與中國“兩化融合”核心一致
    “不管是中國還是哪個國家,工業與社會發展到—定階段之后,工業必然需要實現轉型升級。不管是工業4.0也好,工業互聯網也好。不管表述為什么,其核心概念都是想使得工業轉型升級,而這種升級,不光是工業本身的提升,還包括人的提升、環境的提升”,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電子信息產業研究所所長安暉向《中國新聞周刊》這樣解釋“工業4.0”對于中國的意義。安暉透露,中國研究者普遍認為,“利用IT技術與理念,使工業轉型升級,轉型升級以后耗費的物質資源更少,產出更高效更多”的工業40計劃與我國早先提出的“兩化融合”核心—致。安暉將其形容為“異曲同工”。不過他強調,即便這種看法得到德國方面的認同,中國也不能因此而沾沾自喜,“最重要的就是我們的兩化融合—直沒有確定很好的路徑,不知道到底做什么,大家只是在畫餅,畫完餅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做。”“德國工業4.0實際上可以視為我們的兩化融合的具體路線圖,在德國的方案中,每—項內容都明確且細化,這就為我們一步一步往前走提供了參照”,安暉說。

備案號:蘇ICP備13007460號 Copyright © 2015 小牛信息科技(江蘇)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日本无线资源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