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100-7828
打造效果營銷第一品牌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小牛課堂 >

互聯網+制造業”:讓工廠變得更聰明

時間:2015-12-14

“互聯網+制造業”:讓工廠變得更聰明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提出“要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推動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制造業結合,促進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引導互聯網企業拓展國際市場。并針對產業發展提出了一個新概念—“中國制造2025”。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制造業是我們的優勢產業。要實施‘中國制造2025’,堅持創新驅動、智能轉型、強化基礎、綠色發展,加快從制造大國轉向制造強國。”目前,我國制造業規模居世界前列,但制造業資源消耗大、自主創新能力不強等問題依然突出。經濟規模大而不強,主要依靠資源等要素投入推動經濟增長和規模擴張的粗放型發展方式不可持續,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刻不容緩。
“中國制造2025”大致包括五方面內容,一是強調創新驅動,二是質量為先,三是綠色發展,四是結構優化,五是人才為本?;ヂ摼W和傳統工業的融合將是中國制造新一輪發展的制高點,智能制造將是未來的主攻方向。毋庸置疑,制造業是一個國家國民經濟的根本,是社會發展的驅動力,從根本上推動了各行各業的進步和創新。在當下這個互聯網大行其道的時代,制造業不僅應該放下曾經的輝煌和成功,在新的格局下,把互聯網作為工具和新思維,融入到這場大改造運動中來,在原有制造產業生態基礎上進行升級和更新,而且,制造業也可以承擔起互聯網時代更大的使命。
工業和信息化部產業政策司司長馮飛表示,推進“互聯網+”,特別是互聯網技術和制造業技術的結合,對于解決制造業目前存在的一些困境,實現制造業強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抓手。把互聯網技術和工業、制造業技術更加緊密結合起來。這一結合帶來的變化和影響是極其深刻的,也有人稱之為新一輪工業革命。對其深刻影響,一是工業制造業的生產方式、組織方式都會發生一些重大變化,生產效率也會相應大幅度的提高。二是新的模式、新的業態都會出現,比如說制造業服務化,因此也成為一個比較大的發展方向和趨勢。還有由此可能在國家間的競爭力上也會出現重要的變化。本章節出選自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出版的”互聯網+“智庫系列叢書第一部《“互聯網+”:跨界與融合》。
“互聯網+”:讓傳統制造更輕量化
 你能想象在家通過互聯網動動鼠標就能“造”出一臺冰箱嗎?這在傳統工業時代是天方夜譚,然而在海爾位于沈陽的冰箱無人工廠卻已成為現實。作為最先開啟互聯網轉型的家電業代表,海爾推出“U+”概念,目前在其沈陽冰箱工廠用上了“智能交互制造平臺”,前聯研發、后聯用戶,通過打通整個生態價值鏈,實現用戶、產品、機器、生產線之間的實時互聯,讓消費者能在家通過網絡定制自家的冰箱。
而作為聯想集團互聯網化中的一條“鲇魚”,則盯住智能手機、智能家居、路由器、穿戴式設備等產品,以用戶需求為指揮棒,從創意研發、生產銷售再到售后服務都是用戶說了算;內部平臺里沒有層層上報的組織架構,研發團隊可以直接對接用戶、獨立決策。
“互聯網+”讓原本厚重的傳統制造更加輕量化。作為今年的全國政協委員,一向強調“用技術改造世界”的百度CEO李彥宏在會上建議:設立國家層面的“中國大腦”,推動人工智能跨越發展,讓互聯網為傳統制造業化腐朽為神奇。據中國互聯網協會理事長、院士鄔賀銓預測,2025年產業互聯網涉及的領域和規模將達到82萬億美元,占全球GDP的50%。
不僅是小微企業,像汽車產業這樣的“大家伙”,在向全產業鏈延伸過程中,進行著“網上行”的嘗試。上海大眾所在的安亭汽車城,整車和零部件制造能力成熟,研發、采購、設計等網絡平臺不斷出現,特別是汽車“后市場”的各類服務業,電商化的趨向更明顯,像汽車用冷凍液等現貨產品,已在產品電商交易平臺上掛牌交易,實現供需對接。上海大眾汽車公司發動機廠技術專家徐小平等人士認為,在工業領域已出現了新型工業的新理念,就是互聯網與制造工業的深刻整合。通過互聯網互動功能所匯集的消費者信息和數據,可以大大縮短市場需求與研發、設計、制造之間響應的周期,并且向個性化定制發展。分散、個性的需求通過互聯網集聚,又不與大工業的系統化、標準化對立,相輔相成、互補互利,新常態下的新經濟有賴于此。
阿里公司研究院的游五洋認為,互聯網對制造業的影響不應該用割裂的視角“單獨”來看,而應該放在整個產業互聯網化的過程中來觀察。根據我們的觀察,傳統產業的互聯網化呈現“逆向”漸進的態勢:從消費需求端出發,一直往上游倒逼。在這里,“互聯網化”的實質是“在線化”和“數據化”,其核心是交易環節的在線化。因為一旦交易在線化,供求兩方面的數據才可以自然沉淀下來,形成“活的”數據,隨時被調用和挖掘。同時,在線化的數據流動性最強,不會像以往一樣僅僅封閉在某個部門或企業內部。在線的數據隨時可以在產業上下游、協作主體之間以最低的成本流動和交換。數據只有流動起來,其價值才得以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
過去的十年,傳統產業的“逆向”互聯網化,在企業價值鏈層面表現為一個個環節的互聯網化:從消費者在線開始,到廣告營銷、零售、到批發和分銷、再到生產制造、一直追溯到上游的原材料和生產裝備。從產業層面看,表現為一個個產業的互聯網化:從廣告業、零售業、批發市場、制造業和裝備制造業的逐步演化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作為生產性服務業的物流、金融業也跟著出現互聯網化的趨勢。從互聯網化的程度上看,這個“逆向”的過程中,各個環節的數據占比也是依次遞減的。
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內涵與誤區
關于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阿里公司研究院的游五洋則指出,業界一直存在兩種常見誤區:
第一種是“微笑曲線”誤區,認為制造業沒有吸引力。由于施正榮先生的“微笑曲線”在中國外貿加工行業得到普遍共識。因此,業界普遍認為,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方向必須向“U型曲線”兩端的價值鏈高端延伸,走品牌化或研發、設計的道路。事實上,理論和實踐上都存在與此相反的現象。例如,2004年日本索尼中村研究所所長中村末廣就提出了“武藏曲線”,即和微笑曲線相反的拱形曲線——真正最豐厚的利潤源正是在“制造”上,很多制造業的隱形冠軍也在驗證這一點。
第二個誤區是“機器換人”或者包括物聯網、傳感器在內的各類高大上的技術改造思路。這種思路之所以錯誤在于技術改造著眼于局部效率改善,這不一定能提升企業的整體效率。技術改造或信息化如果沒有與市場、客戶、供應商緊密連接,效果也難以顯現。同時,對于中國90%以上的企業而言,產能過剩、資金短缺、訂單波動、人才匱乏等諸多困難迫在眉睫,實施高額技改風險頗高。那么,正確的道路在哪里?
游五洋進一步認為,整套生產管理體系的革新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所在。這包括經營哲學理念,也包括物聯網、機器人、互聯網等技術的投入。
回顧世界制造業百年歷史,我們發現制造業的重大革命也主要是自生產方式以及管理思想的變革。比如,亨利.福特的流水線生產、大野耐一的“豐田式生產方式”(TPS)和高德拉特的“制約要素理論”(TOC)在實踐中因為產生了真實的經濟績效而影響了世界制造業。例如,日本豐田汽車憑借TPS取得了驚人的業績:1982年,豐田汽車公司人均利潤為美國通用汽車公司的10倍;2005年它的盈利高達114億美元,超過其他所有大汽車制造商贏利的總和。直到今天豐田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公司。
中國制造業目前最大的問題并不是技術水平差或生產效率低下的問題,更多地表現在生產與市場的脫節,以及供應鏈鏈上各個環節的停頓與積壓。例如,產能過剩、設備閑置、生產周期長、新產品開發慢、產品不適銷、庫存積壓等問題。因此,對于中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應當摒棄“局部優化”的技術改造思路,必須從市場需求-銷售-生產-采購的供應鏈整體效益出發。這一點,無論是消費品還是工業品都適用。我們很欣喜地看到,互聯網為實現“系統角度”地思考問題提供了絕佳的條件。
“互聯網+”背景下制造業產業升級的路徑
現代制造企業的產業發展差異巨大,尤其是互聯網思維下制造業產業發展差異?;ヂ摼W下部分參與全球化競爭的國際大中型企業利用互聯網20世紀90年代開始全球化生產擴散,在世界各地建設自己的加工工廠,或通過合資建立配套生產企業,專業從事生產加工。另外,互聯網思維下很多企業實現了在保持設計領先的基礎上通過互聯網預訂并將生產加工外包給專業加工企業的制造業虛擬化模式。由于互聯網的應用可以利用較低成本組織更大范圍內的個性化信息,并綜合為規?;ㄖ朴唵?,從而實現大規模集成定制生產。
制造業生產擴散化的路徑
在互聯網和電子商務的影響下,經濟全球化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源,包括全球采購原材料、全球招聘和配置人才、全球組織生產。在全球組織生產過程中,首先要考慮信息溝通是否順暢?;ヂ摼W為制造業全球擴散提供了信息管理工具,電子商務的應用為制造業與消費者之間的距離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
制造業生產擴散化是生產企業的新的方式。在電子商務和互聯網的支撐下,制造業生產更容易實現向低成本區域轉移,尤其是人力資本低廉的發展中國家為制造業生產擴散提供了成本優勢。因此,在20世紀80年代開始,制造業由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不斷轉移,將產品設計、營銷與生產分離開來,這與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階段是完全一致的。同時,電子商務的發展讓傳統制造業與消費者之間的距離影響越來越弱。
互聯網思維下制造業生產擴散具有交叉性,在發達地區向非發達地區制造業產業擴散過程的主流中,進入21世紀以來,很多非發達國家或地區的部分制造業慢慢形成自己的比較優勢,在發達國家或地區建立自己的生產基地,進行生產。制造業生產虛擬化的路徑。
在“微笑曲線”中,產品設計和銷售環節的效益遠遠高于生產環節,在互聯網技術的支持下,依據消費者對產品設計的參與和反饋,將設計定型的產品委托給在生產加工領域里的專業生產加工企業,從而實現生產外包服務的生產方式。對購買者而言,其購買的是產品,關注產品的功能和性能,而不關心產品的生產單位和地址,如蘋果手機的生產、小米手機的生產基本都存在生產虛擬化的現象和趨勢。
生產虛擬化首先在于產品設計的先進性,先進的產品設計確保產品在市場上的競爭能力,且保持市場持續競爭能力,從而帶來持續的訂單保障。先進的產品設計需要獲得消費者的支持,因此最好的產品設計是消費者參與的設計。
生產虛擬化還在于產品的品牌效應。設計良好的產品與品牌能快速吸引消費者通過互聯網關注,從而帶來大量的粉絲,產生粉絲經濟。生產虛擬化也在于其產品的標準化,便于專業生產工廠能快速調整生產線,并快速生產。在產業虛擬化的過程中,不需要自行采購原材料、自行儲存等,專業代理加工企業將依據其接收的訂單總體情況組織生產,產品生產成本也將不斷降低。
制造業互聯網定制化的路徑。
電子商務如何倒逼制造業轉型?電子商務作為完全基于互聯網的經濟交易活動,天生就具備“在線化、數據化”的特征和優勢?;ヂ摼W大大削減了產銷之間的信息不對稱,加速了生產端與市場需求端的緊密連接,并催生出一套新的商業模式-C2B模式,即消費者驅動的商業模式。C2B的商業模式要求生產制造系統具備高度柔性化、個性化,以及快速響應市場等特性。這恰恰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方向。
 在互聯網思維下,企業生產環節與顧客的距離變得不再重要,可以通過互聯網隨時溝通。制造業企業在產品設計定型后可以通過互聯網開展客戶預訂后下單生產;可以實現在產品設計柔性允許范圍內的定制,即客戶可以在預訂的同時給出自己的個性化需求,從而由產品制造企業組織生產的過程。
 互聯網可以方便地組織更大范圍內的個性化產品需求的規?;a,從而解決傳統生產方式中大規模集中生產與個性化的矛盾。尤其是服裝生產,采用互聯網規?;ㄖ瓶梢源蟠蠼档徒M織和生產成本。目前在部隊、公安、檢察等單位的定制式服裝生產方面,多采用全省范圍內規?;ㄖ粕a。
制造業經歷了第一次工業革命,蒸汽機的發明實現了機械化。第二次工業革命是電的發明,實現了電氣化。在20世紀六十年代末開始,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包括計算機服務系統、ERP等技術在制造業領域的應用,帶來了制造業的數字化和自動化?,F在制造業正在迎來新的革命,也就是通過使用互聯網的網絡技術實現網絡制造和智能制造。所謂新一輪工業革命的背后就是智能制造,向效率更高、更精細化的制造發展。新興通訊技術帶來的是制造業本身從數字化走向了網絡化、智能化,它的實現恰恰是互聯網技術與工業的融合創新。
“互聯網+”推動制造業各領域的互聯網化
“互聯網+”的過程也是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的過程,過去十年,這一過程呈現“逆向”互聯網化的過程。在企業價值鏈層面上,表現為一個個環節的互聯網化:從消費者在線開始,到廣告營銷、零售、到批發和分銷、再到生產制造、一直追溯到上游的原材料和生產裝備。從產業層面看,表現為一個個產業的互聯網化。從另一個角度觀察,“互聯網+”是從C端到B端,從小B再到大B的過程,產業越來越重。在“互聯網+”逆向倒逼的過程中,各個環節互聯網化的比重也是依次遞減。
當然,制造業擁抱互聯網,光靠制造企業單方面的努力是遠遠不夠的,小牛電商提示,企業也不能只閉門造車,要放下過去制造業的輝煌歷史,放開懷抱,迎接新的技術、新的人才,尋求創新合作,在互聯網這個海量數據金礦之中,尋找合適自身的互聯網化之路。不僅企業,政府也要積極出具相關鼓勵政策,幫助制造業重振旗鼓,讓這個國之根本利用互聯網在平穩發展中不失本質、固本強基。雖然和其他任何行業一樣,制造業的互聯網化之路也可能是漫長而艱辛的,但只要政府、企業和各類組織各司其職,互相聯動,讓制造業轉型“智造業”,甩掉中國以前靠廉價人力獲得的“制造大國”之名,變身“制造強國”,必然會成為大勢所趨。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互聯網+”智庫系列叢書已出版《互聯網+:跨界與融合》、《互聯網+:產業風口》與《互聯網+:普惠金融》,本章節出選自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出版的”互聯網+“智庫系列叢書第一部《“互聯網+”:跨界與融合》。

備案號:蘇ICP備13007460號 Copyright © 2015 小牛信息科技(江蘇)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日本无线资源第一页